被荒废的上海美影厂,是一去不复返的中国动画巅峰

放了学我们风一样的跑回家,守着电视机等着这行字。那个时候,它代表了最高端的配置、最华丽的资源、最优秀的品质和永远要追下去的番。

我们不止一次地在00后面前炫耀:你们小时候看的动画片就只有一只狼、一群羊、两只熊和一个光头,而我们看到的,是中国动画的巅峰!

原来雌螳螂会吃掉雄螳螂才能完成交配

原来小蝌蚪的妈妈是青蛙

你们的这些知识是不是看动画片看来的?

大闹天宫、葫芦娃、黑猫警长....在没有日漫、美漫的时代,来自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片是小朋友们最喜欢的的娱乐方式。

我们敢说自己是看着美影厂的动画片长大的

我们敢说我们同有一个情结:看美影厂的动画

我们敢说上海美影厂曾是中国的“迪士尼”

成立于1957年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曾是我国唯一一家专业制作美术动画片的单位。60年以来,美影厂制作的经典动画片曾经伴随几代人度过了童年时代。今天,从花甲之年的爷爷奶奶辈到牙牙学语的孩子,他们的记忆中,总会有几部和美影厂有关的动画片。尤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影厂的创作高峰期间,层出不穷的经典之作,更是让七零八零后记忆犹新。”

· 经典 缘起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是中国规模最大的美术电影制片,也是中国历史最老的动画制片厂之一。前身是东北电影制片厂的卡通股,1949年成立美术片组,次年迁到上海隶属上海电影制片厂。

提到上海美影厂,就不得不提到万氏兄弟,1941年,上海的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和万涤寰四兄弟在“大闹画室”成立20年后,推出100分钟的动画长片《铁扇公主》。

1957年4月,脱胎于东北电影学院美术片组的上海美影厂正式成立,漫画家特伟成为首任厂长。此前为战乱所累的万氏兄弟也相继回到了上海,加入了上海美影厂,成为厂里的灵魂人物。自此,中国动画开始进入辉煌期,代表作即是万氏兄弟酝酿了20年的《大闹天宫》。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设动画、木偶和剪纸3个制片部门,以及两个下属企业:中外合资上海亿利美动画有限公司和集体所有制上海美术电影绘制厂,生产的动画片占全国美术片产量80%以上,逐渐形成了中国美术片的风格。

多个第一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建厂前摄制的动画片《骄傲的将军》、木偶片《神笔马良》,在探索民族风格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经验,对美术片的民族化方向产生了重要影响。

《骄傲的将军》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56年推出的作品。《骄傲的将军》的编剧是漫画家华君武,导演是特伟和李克弱,总设计是钱家骏。1955年春成立该片摄制组。这片子主要是揉入了京剧的舞台元素,为中国民族风格的动画片打响第一炮。

木偶片《神笔马良》

第一部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

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

第一部折纸片《聪明的鸭子》

获奖无数

60年来,《大闹天宫》《牧笛》《三个和尚》《宝莲灯》《大耳朵图图》等优秀作品享誉国内外,相继获得了丹麦欧登塞童话电影节“金质奖”、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及中国电影“金鸡奖”、“华表奖”、“童牛奖”等在内的200多个奖项。2006年出品的影院木偶片《西岳奇童》,票房突破300万,在当时的影市也算是市场成功之作。

· 这些经典动画片均出自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不完全名单)

1958年《小鲤鱼跳龙门》

美影厂的《小鲤鱼跳龙门》里,小鲤鱼们听了鲤鱼奶奶讲的故事,去寻找龙门,却误将水坝当成了龙门,但是小鲤鱼们发现水坝后面的风景也非常好——这个故事其实表达了我们的新生活比神话更美好的寓意。值得一提的是,《小鲤鱼跳龙门》于1959年获得了苏联第一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的动画片银质奖哦!

1958年《三毛流浪记》

张乐平老先生笔下的三毛实在是中国老百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经典人物了,故事情节自然不必过多介绍,但是把当时漫画书上的四格漫画改编成连贯的动画故事,导演们肯定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的吧。

1959年剪纸动画片《渔童》

剪窗花是过年习俗之一,当剪纸艺术与动画相结合,又会出现怎样的作品呢?《渔童》就是这样一部将窗花艺术与动画完美结合的作品。

上海美术高等专科学校60年代毕业生作品《没头脑和不高兴》

有两个孩子,一个叫“没头脑”,一个叫“不高兴”。“没头脑”做起事来丢三落四,总要出些差错。

“没头脑”设计了一座999层高的少年宫大楼,但没有电梯...

“不高兴”演“武松打虎”,他扮演老虎,本来老虎应该被武松打死,可是他偏不高兴死,反而把武松打得东逃西躲,二人一直打到台下...充满奇思妙想的一个动画片。

1960年《小蝌蚪找妈妈》

1963年《长发妹》

1963年《牧笛》

1964年《大闹天宫》

这部片长106分钟的动画影片可谓经典中的经典,即便现在看来,也依然是中国动画电影中的超级大片。

它获得过第十三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短片特别奖;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美术片奖;获第二十二届伦敦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

儿时最大的偶像莫过于美猴王了~~你们不要不承认~~敢说不喜欢他么 一直也想像他那样那么牛~~

1979年《哪咤闹海》

哪吒的故事是家喻户晓的――中国人都知道!而随后的各种电影电视剧中出现的那些哪吒造型,可能都是以这部动画片为参照基础的吧。

1979年《熊猫百货商店》

1980年《雪孩子》

与现在皆大欢喜、主打嬉笑怒骂的动画片不同,这部动画的结局让人唏嘘,算是一部悲情动画吧,当年小编坐在电影院里看哭了....看过的都有同感吧。

1980年《九色鹿》

相信大家还记得那个画面超漂亮的动画《九色鹿》。这个故事来源于敦煌壁画《鹿王本生》,画面和色彩也像是敦煌壁画动起来那般,灵与美兼具。

1980年《阿凡提的故事》

《阿凡提的故事》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80年发行的一部木偶动画电影。以传说人物阿凡提为主角,整部动画电影分为十几个小故事。阿凡提倒骑毛驴伸张正义,幽默而机智。

1981年《三个和尚》

“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这部动画的脍炙人口程度已经无须多说了。

1982年水墨动画片《鹿铃》

1983年作品《天书奇谭》

1980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开始筹备《天书奇谭》,至83年7月完成。生动的人物、严谨的制作、考究的音乐无疑达到了国产动画的顶峰。而它的配音阵容,更是堪称梦之队:丁建华、毕克、苏秀、程晓桦、施融、曹雷、尚华......可以说,观看这部动画片,给观众带来的是视觉与听觉双重的饕餮盛宴。

1984年《黑猫警长》

黑猫警长的知名度不要太响哦,且不说当时的小男孩人手一顶“大盖帽”,争相效仿这只神气的猫警长,只要看看如今的小区保安都落得一个“黑猫警长”的别称就知道了。只可惜这部好看的动画连续剧出到第5集后就没有了下文,头号大坏蛋――老鼠“一只耳”的那句“等着瞧,我找舅舅吃猫鼠去!!”也就成了绝世回响。此片曾获北京首届铜牛奖优秀美术片奖。

整整30年之后,2015年这部动画片才迎来了真正的续集,大电影《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上映。

1987年《邋遢大王》

一个不爱干净又贪玩绰号为“邋遢大王”的男孩误闯“地下老鼠王国”,在小白鼠的帮助下,与大黄狗、小花猫一同逃离到地面...故事很惊险,剧本可以和欧美的动画媲美。小童星与动画人物同框出现在电视荧屏里,这部动画算是开启了先河,小编当初看得目瞪口呆。

1988年剪纸动画片《葫芦兄弟》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这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与《葫芦兄弟》一起,伴随着70后和80后走过了最美好的童年。该部动画片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于1986年原创出品的13集系列剪纸动画片,是中国动画第二个繁荣时期的代表作品之一。其是中国动画最有影响的代表作品之一,被奉为一代人的“童年经典动画”,连诡计多端的蛇妖都形象生动,令人难以忘怀。

1989年舒克和贝塔

“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贝克贝克开坦克的贝克”,还会哼两句吧

这是童话大王郑渊洁的成名作,片中的两只小老鼠舒克和贝塔,一个开飞机,一个开坦克,神气活现、威风凛凛。舒克和贝塔这两只可爱的小老鼠,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

2000年《宝莲灯》

《宝莲灯》当年邀请陈佩斯、姜文等明星配音,邀请张信哲、李玟等演唱主题曲。该片1999年上映后,取得了2400万元的票房,是陷入低谷的上世纪90年代中国动画电影的一个新的起点,人们似乎又看到了美影厂重新辉煌的可能。

2004年《大耳朵图图》

word动画片!

发觉绝大多数经典作品比小编还要老

所以,为何近年来鲜有美影厂的作品?

“宫崎骏对中国的失望无以复加,我也如此。”这是吉卜力的创始人高畑勋在 2014 年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的原话。这两位日本动画大师的痛心疾首,和电视机前 90 后的心碎一模一样:

为什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曾经的作品那么牛逼,以后却再也拍不出来了?

在 1920 年代的上海,中国动画几乎和美国同时起步。万氏四兄弟(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万涤寰)因为看了美国动画片《逃出墨水井》,对动画大感兴趣。1923 年,万氏兄弟在完全自学的条件下,制作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动画片《大闹画室》,这是一部由真人和动画合成的短片。

1941 年,万籁鸣和万古蟾一同导演了亚洲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这部电影时长 80 分钟,绘制了 2 万张画稿,历时一年半的时间制作,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仅仅晚了 3 年。

《铁扇公主》传到日本,造成了不小的轰动。日本人惊讶地发现,原来亚洲也可以像迪士尼一样做出自己的动画长片,大受刺激。当时,一个叫手冢治虫的年轻人也受到《铁扇公主》的激励,从此成了万籁鸣的小迷弟,后来他访问中国时还特意拜访万籁鸣,拉着万籁鸣的手激动地说:“我就是看了你的动画才走上动画道路的!”

而直到 1957 年 4 月,“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下设动画、木偶和剪纸 3 个制片部门,一个中国动画的传奇正在开启。

当时的美影厂,人才济济、大师云集,随便翻翻作片的主创人员表,几乎就是各大美院教授和校长的花名册:除了万氏兄弟(《铁扇公主》《大闹天宫》),还有漫画家特伟(《小蝌蚪找妈妈》),编剧靳夕(《神笔马良》《阿凡提的故事》)、美术设计张光宇(《大闹天宫》),韩羽(《三个和尚》),程十发(《鹿铃》),张仃(《哪吒闹海》)……每个名字,在艺术圈里都是如雷贯耳。

万籁鸣

万古蟾

这群艺术家,前无古人地探索出了属于中国的动画电影,从《大闹天宫》到《哪吒闹海》,从《九色鹿》到《雪孩子》,从《小蝌蚪找妈妈》到《山水情》,从《黑猫警长》到《魔方大厦》……他们创造的作品前所未有、独一无二,既有让我们惊艳的,也有让我们惊恐的。

在细节上,艺术家们精益求精,硬是抠出了一种动画新风格。

说起美影厂历史上的巅峰,公认是 1961 年的那部《大闹天宫》。

这部电影,导演万籁鸣酝酿了 20 年,为了表现原汁原味的中国风格,摄制组画稿近 7 万张。

《大闹天宫》的美术设计是著名艺术家张光宇,他曾经在 40 年代创作过一本政治讽刺连环漫画,名叫《西游漫记》,风格前卫又大胆。

根据《西游漫记》中的形象,张光宇首先设计出 3 个不同版本的孙悟空:

第一稿的孙悟空有点对眼,但确立了孙悟空鸡心形的面部装饰、大耳朵、帽子、豹皮裙的标准元素。

第二稿的孙悟空猴味儿十足,头戴插着两簇鸡毛帽子,身穿竹编盔甲,像个山大王。不过色彩灰暗、线条繁琐。

第三稿的孙悟空线条简洁、色彩明亮,很适合动画,但有些老气,不够可爱。导演万籁鸣仍然不满意。

最终,动画师严定宪综合提炼了三版设计中的优点,完成了《大闹天宫》中孙悟空的最终造型:脸型上大下小,白色做底,中间有个大红鸡心,上面配两根绿色眉毛,像只大桃子;旁边两腮是棕色猴毛,嘴角两旁有湖蓝色的细弯线,表现出他的“尖嘴猴腮”。孙悟空身穿黄衣,头戴黄帽,颈配蓝巾、身跨黑围,下身着豹皮裙,腰系绿腰带,腿穿红裤,足蹬皂靴。这一身行头,的确神采奕奕。

为了让孙悟空形象更生动,导演还特意请来“南猴王”郑法祥,让画师借鉴京剧中的猴王神韵。孙悟空那个标志性的手搭凉棚,就是从京剧中的动作转化而来的。

在电影里,从孙悟空的出场,就带着浓浓的京剧感:花果山小猴从水里跳出来后,用两个月牙叉,将水帘叉开,好像拉开舞台幕布,美猴王从幕后蹦出,极具想象力。

在和二郎神变身大战的情节中,孙悟空变身成了树上的小鸟,却还是习惯性地手搭凉棚,突出了他不守常规的滑稽个性。

在《大闹天宫》的场景上,摄影师也动了很多脑筋。例如,天宫蟠桃园的场景来自于苏州园林和徽派建筑,创作者借鉴了江南的风火墙,使蟠桃园的外表既彰显了天庭的肃穆威严,又和内景的假山流水、花木叠石相映成趣。

为了追求统一的美学风格,制作组还在故宫和碧云寺的汉白玉望柱上获得灵感,把戏里的云朵都改成了中国古代的如意头云纹。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片中天兵天将脚下的云彩、建筑上的云纹、转场的云雾、七仙女出场时幻化的云朵……甚至连天马的鬃毛和尾巴都是由如意云纹构成的。

在视觉上,既丰富了立体感,又营造出多种变化,也突出了东方美感。

在孙悟空这个人设上,导演万籁鸣也为他设计了丰富的心理层次:一定要包含猴、神、人三者的特点,缺一不可。

孙悟空是神,他要有坚韧勇敢、威武不屈的英雄特质;孙悟空是猴,他兼具猴的顽皮机灵,经常把各路神仙耍得团团转;更重要的是,孙悟空也有鲜活的人性,当他看到花果山小猴儿们被天兵天将用火逼入山洞时,孙悟空第一次表现出焦虑、急躁、愤怒的复杂感情。

正是这戏曲的幽默,别致的美学,与孙悟空人设和表现技法的完美结合,才造就了《大闹天宫》的经典。

这部电影在当年的伦敦电影节上一举获得金奖,之后在 44 个国家连续放映,引起轰动。

在审美上,美影厂独树一帜,追求真正的高级。

并不是说,观众主要是儿童,动画片的内容就可以脱离现实,粗制滥造了。美影厂出品的动画,都以审美出众、制作精良著称。从建厂伊始,艺术家们就在表现形式和风格上大胆创新:

中国第一部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创作于 1958 年,由万古蟾导演。这部电影简短流畅,剧情跌宕起伏,最特别的是,用民间剪纸艺术配以戏曲音乐,有一种接地气的淳朴喜剧效果。

1961 年,世界第一部水墨动画影片《小蝌蚪找妈妈》公映,被日本动画界称之为“奇迹”,用高畑勋

的话说,“看的时候我都傻了,没想到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作品”。虽然影片时长仅有 15 分钟,却将中国传统的水墨丹青与电影技法融于一体,电影中的鱼虾蟹蛙等动物形象,都是取自国画大师齐白石的笔下,在今天看来依然非常惊艳。

1988 年特伟导演的《山水情》,整体质量更上一层楼。恬淡悠远的画面中融入了道家思想,再辅以古琴的乐音,把中国山水的高远意境表达到了极致。电影中的人物和场景,也由著名国画大师吴山明和卓鹤君先生指导。只可惜像《广陵散》一样,《山水情》也成为了中国水墨动画片的绝唱。

所谓水墨动画,并不是用水墨来制作的动画,只是让动画模仿出水墨的效果。除了背景是真正的水墨画,其余部分全部都是用颜色画上去的。

水墨动画的创作过程非常繁琐,也非常有探索性,光是着色就需要反复渲染四五层,完全不符合“效率”的定义,简简单单的每一帧,都蕴含着动画师巨大的心血。做一部水墨动画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足够做四五部普通动画片了。

1981 年的《九色鹿》,改编自佛教故事的《鹿王本生》。故事的核心是九色鹿的牺牲精神和佛教的善恶报应论,表现形式则取材于敦煌壁画。

敦煌壁画中的《鹿王本生》

《九色鹿》的画面大量还原了北魏敦煌壁画里的色调和风格,就连飞天仙女的造型、鹿的奔跑姿势、甚至是丝带纷飞的状态,都和壁画中如出一辙。怪不得现在回忆起来,依然觉得九色鹿飘逸又庄严、浪漫而神圣。

除了古典绘画,美影厂也大胆尝试先锋的动画形式。

1981 年的电影《三个和尚》,根据中国民间谚语 “三个和尚没水喝” 改编,由徐景达和马克宣导演,电影短小精炼,造型夸张,风格强烈。全片没有一句台词,但是戏剧冲突十分明显,主创们用各种工具的默契配合,来表现三个和尚的僵硬尴尬,让人觉得格外幽默,回味无穷,电影配乐更是经典。

在探索风格和追求高级这件事上,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早早地就走在了时代最前面。那些创新背后的历史,那些形象蕴藏的寓意,即使孩子们目前还看不懂,创作者也绝不为此降低品质:等他们长大了,自然会明白这有多么重要。

所有优秀的作品,在精神上都是“少儿不宜”。

宫崎骏曾说过:好的作品应该是入口宽广,能被大众接受的,但是出口一定要高,要使人看完有精神的升华。

这句话,美影厂早就做到了。

美影厂的许多作品,都需要结合特定的时代背景细细体会。其中的许多奥义,更是没想讲给孩子听,只有成人才能够读懂。

比如 1941 年万氏兄弟的《铁扇公主》和 1938 年迪士尼的《白雪公主》,虽然都是公主,内在却千差万别。《铁扇公主》创作于抗日战争期间,影片中原有一句字幕:“人民大众起来争取最后的胜利”,在后来放映的时候被强行剪去了。事实上,这部影片是号召中国人团结起来,抗击象征日本侵略者的牛魔王的。

1979 年的动画片《哪吒闹海》,表面是中国传统故事,内核完全是一个现代悲剧史诗。这部电影的价值观是先进的,它代表了对传统、对父权、对封建的反抗,一种理想主义革命者式的反抗。

电影最经典的一幕,就是一袭白衣的哪吒在阴沉的乌云下挥剑自刎,割肉还母,剔骨还父。他一路披荆斩棘,但到最后,还是选择了自我毁灭,哪吒的刚烈和决绝深深震撼了很多人。这种深沉的悲壮意境,在此后的中国动画中也再没有出现过。

中国的传统是孝,是顺,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但是哪吒认为真理大于孝道,在中国三纲五常的伦理体系中,这就是赤裸裸的大逆不道,也是一种精神上的弑父行为,而哪吒正是触及了这块反骨,才能深深地震撼人心。哪吒这个形象虽然很早就有,但这种价值观,这种人设不是我们的文化中固有的。

从美影厂成立至今,已经整整 60 年了,总共制作过 356 部动画作品。

在计划经济年代,美影厂实行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政策,每年只要完成中国电影放映公司的收购任务即可。一年营收基本维持在 100 万元左右,足以支撑全厂职工的正常开支。由于不计成本的投入,有保障的利润,统一发行的市场和渠道,还有国家政策的支持,美影厂的艺术家们不缺时间,不缺档期,不缺播出平台,他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动画制作人,只需要考虑如何拍出好的动画就好了。这也是吉卜力工作室艳羡的:社会主义的他们,实现了艺术至上的动画。

2011年,微博上流传这样一条传闻:“1986年的《邋遢大王》以后,美影厂的主力约200人都被借到迪士尼赶工。完活儿以后,全都被迪士尼帮忙办绿卡留了下来。仅一人回国。从此美影厂一蹶不振。仅存在于历史中。”

这条颇为耸动的微博引发诸多讨论,多位曾在或正在美影厂工作的动画人都对此否认。但是人才流失还是真实存在的。

20世纪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国外动画片大量涌入,撼动了上海美影厂在中国一枝独秀的地位。与此同时,广东成立了大批动画公司,主要为国外厂商进行代加工。这些公司从上海美影厂挖走了许多人,美影厂先后有近百个主创人员流失到南方。

进入21世纪后,中国动画产业环境变化很大,与漫画、游戏的关系更加密切,而美影厂目前还是专注于中国民族特色的题材。2007年,继《宝莲灯》之后,美影厂推出《勇士》,三宝做音乐,孙楠唱主题曲。2009年,《马兰花》找来黎明、姚明、林志玲配音,《大闹天宫3D》配音阵容更强大,但始终没有恢复元气。

新京报曾经的报道中提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美影厂担任副厂长王柏荣直言:“喜羊羊系列,在我们看来不是特别成功的片子,和《邋遢大王》《哪吒闹海》等有不小的差距,我怎么感觉整个国家的欣赏水平在往下走?只能说我们要做的东西还有很多。”

从此,在吉卜力工作室心目中,一座雄伟的高山倒掉了,而中国动画也成为反面教材,警醒着一代日本动画人。

现在的孩子们觉得中国动画片不好看,是因为曾经好看的动画片,再也不会出现了,而且他们也再难想象,敦煌壁画有多么飘逸庄严,水墨艺术是如何有趣灵动。

发表评论


Warning: error_log(/www/wwwroot/www.dongplay.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608.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www.dongplay.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